你对《老炮儿》知道多少?

 2023-07-28 17:24:01 西瓜影视

屡屡放炮瞄准综艺电影,冯导加快了“炮弹”更新的频率。而每逢春节前夕,冯小刚的“炮”都会应景的响起,当网上晒出老年清洁工们手拿别人塞给他们的字牌,劝告年轻人少放鞭炮让他们早点回家,冯小刚的嘴上“炮仗”显然已经是“文明炮”,只是此番炮轰综艺电影,又一次给华语影坛增添了雾霾,留下了满地的碎屑,比春节之前放“炮仗”更为应景的是冯小刚是在拍摄《老炮儿》的间隙发出此番言论。

  相比于以往片子上映时期的冯导炮轰,此番片子没有杀青时的炮轰,让冯导更为大义凛然,这更像是一个著名电影人的铁肩担道义,路见不平一声吼,冯导叫醒了华语影坛里装睡的人,冯导的掷地有声的咆哮盖过了华语电影温床之上娇喘的人们。先不说冯导的炮弹是否飞向有必要打击的阵地,至少冯导的炮弹能够有指哪儿打哪儿的精准,这颗炮是土炮,却能正中敌军将领营帐,此番冯导就抓住了综艺电影拍摄周期短的目标,“六天就拍摄完成,还获得很高的票房,这就导致没有制片人会愿意投资一部严肃的,付出很大努力的电影”。

  电影的拍摄周期与票房捆绑到一起,两者是否一定要成正比例,一位十年磨一剑的导演苦心孤诣的拍了多年的电影,我们至多只能被他的执着所打动,倘若拍出来的是陈词滥调或是导演心里欲言又止的小情怀,你又怎么能保证大众艺术的电影能被更多的观众所接受。相反综艺电影的确是洋快餐,可它满足了大众对于高热量和好口感的需求,即使洋快餐也屡被所谓“垃圾食品”的炮弹所击中,可多年以来依旧门庭若市,综艺电影是洋快餐的流水线工艺的一次跨界迁移,你说不了他们有多营养,可并不是每次吃的和看的都是冲着养生,更何况洋快餐和综艺电影的主力群体本就是年轻人,明朗、欢快比无病呻吟要好,轻松、励志比微言大义有味。

  冯导架起大炮的时候又弥漫着深深的悲怆,他说综艺电影的盛行是电影的自杀,这不免有些杞人忧天,所谓的综艺电影也就是电视台播出的热门综艺节目,产生的连锁效应,可除了屈指可数的强势平台的综艺节目,其他不温不火的综艺节目都跟风拍摄综艺电影势必变成炮灰,令人眼红的赚得盆满钵满的综艺电影也就是《爸爸去哪儿》和《奔跑吧兄弟》,前者收获七亿票房,后者上映六天之时票房已达三亿,与之相比是他们低廉的制作费用,这又会引出一个话题,是否大制作大投资的电影就一定能席卷票房,壕们砸钱的电影折戟沉沙的不鲜见,以小搏大的电影给投资人一个新的思路,这就很好的遏止了以往大鱼吞小鱼的电影生态,“金元攻势”不是无往不利的,相比于所谓的综艺电影“劣币驱逐良币”的担忧,动辄投资咋舌的大鳄们对于小成本虾米们的蚕食,更是当务之急。

  几部火爆的综艺电影实在是撼动不了华语电影的大局,更何况像《快乐男声》、《我们约会吧》、《中国好声音》等综艺节目衍生出的综艺电影皆败走麦城,投资综艺电影也并非是一本万利的暴发途径,投资综艺电影同样要做好投资其他电影的功课,可能对于观众群体的考量、节目收视率的走势比其他电影更为复杂。冯导将综艺电影称为投机,作为一个成熟的资本市场,本就需要有投资和投机的结合,这才会让资本市场自我过滤的功能更强,让看不见的手不必屡屡摸到身子上。  我们乐见一部艺术和票房都飘红的电影,可名利双收的事儿一直是小概率,更多的时候电影工作者是需要站队,你要拍艺术,你就得撇开票房,扛着炸药包往前冲,无惧被清冷的票房炸得粉身碎骨;你要高票房,你就得研究大众的心理,选好档期,做好宣发,请来大牌,从某种程度而言,要票房的电影要做的功课远不比艺术电影要少,一部优秀的讲艺术的电影是导演瑰丽的思绪的水银泻地,而一部糟糕的艺术电影只是导演食古不化的排泄。随着电影票房的狂飙突进,观众也是逐渐成熟,他们观看综艺电影的诉求就是找个乐子,从观影结束的反应来看与他们的期待值相符,倘若综艺电影真的只是综艺节目的狗尾续貂,观众们早已弃之如履。或许我们更需要担心的是时至今日,电视依旧是不可动摇的“第一媒体”,电影票房的涨声如潮,网络自制剧的水涨船高,依然不能匹敌电视对于流行文化的引领,怪不得有些高雅人士以好多年不看电视自居。

影片中如果那场茬架按照最初的设想打下去,潦倒小混混和被资本糖衣包裹的富二代流氓之间,如果真的来一场广场舞式的冰上群架,不失为一种魔幻主义的荒诞情感宣泄,那个一出场就摆明了要在结尾上马路的鸵鸟用起来也更顺溜。可剧本在晓波回家之后不幸陷入了”面多加水,水多加面“的给自己下套的境地,随着小飞家庭背景的清晰,剧本又很不明智地用一些非常刻意的巧合把这一背景当做剧情的重要推动力,银行对账单作为”天降神兵“式的道具,一旦出现,剧情就怎么写也逃不出”雷“了,广电总局就算忍得了那么多脏话,也绝对不敢让形象清晰的大老虎逍遥法外,那封寄给中纪委的信,再怎么用贫嘴消解,也还是让这个与时代格格不入的六爷发出了时代的最强音。

剧本到了这里,就已经算得上破罐子破摔了,各种不合理的剧情没有条件创造条件地硬上:那妞儿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混到钱里就是匪夷所思,而大老虎哪有那个闲情逸致陪老炮儿们玩啊,搞清楚还没泄露直接搞个车祸不留loose end,哪可能搞那么多小混混在京城制造响动,这智商一准儿混不到老虎,苍蝇时就被打了。

人物方面也一样,好像是拍到一半突然被要求整点票房号召力,小鲜肉们就像蛋糕上的奶油一样被拼命腻歪地挤了出来。如果说李易峰那场父子和解戏虽然太刻意,但勉强还算用心,那吴亦凡跟六爷的惺惺相惜,最后一个韩国欧巴MV式的感动就不光是雷了,由于互动太多,还连带着把前半部分精心build up的老炮儿形象也毁了。

所以到了最后的情感高潮,由于被消耗殆尽的六爷形象,那些个充满仪式感的出征镜头,”孙子别让他们丫逮着“的鸵鸟出逃,以及冗长的冰上行走,都变得空洞刻意得难以忍受。最后一场戏是现实到主旋律背景之下的超现实,在这样令人费解的气氛之下,人物动机变得难以理解,冯小刚再卖力地演,也还是显得刻意和雷,情感高潮居然显得空洞乏味,真是十足可惜。就好像你韭菜花芝麻酱都调得好好的,涮的羊肉居然是鸭肉加添加剂做的不伦不类的假肉;又或者选了最好的肚仁,结果炒的火候一塌糊涂;总之浪费了好材料,着实可惜。六爷有句话,说自己是塞了煤的炮仗,怎么都响不了。在我看来,这电影也有点这意思。一方面借角色之口教育现在孩子怎么只看着钱,又生生地把片子往贺岁片方向掰扯,主旋律、小鲜肉什么手段都上了。前半部分点着了引线,火树银花的张力十足,结果烧到后面才发现,炮仗里边塞满了煤灰,那就怎么也响不了了,化成了软绵绵的一个闷屁。 

无论本色出演的成分有多大,冯小刚在《老炮儿》中的表演都堪称完美,不管是举手投足的尿性,还是每个“他妈”、“你丫”、“孙子(zei)”的语气都妙到毫厘。整部电影的前半部分也在这个出色的人物形象的支撑之下显得非常好看,如果说开头第一场劝诫小偷寄身份证的戏还显得舞台感太强,那么处理城管扣车的第二场戏就活脱脱把一个道行精深、处事公道的老炮儿形象塑造得淋漓尽致。

六爷这个形象,讲所谓逝去的江湖道义自然是最鲜明的特点,而仗着年轻时的偶像光环勾搭半老徐娘的猥琐劲儿,又力不从心硬不起来这样的老年悲剧自不用提,难得就难得在人物真实的矛盾性上:你觉得他挺明白的吧,去见洋火时那个以阶级地位论人品的混劲儿又让人觉得他特矫情;在动辄提起“家里大人没教过“和对儿子的粗暴管教上,体现着强烈的父权意识,但作为年轻时打茬架的混混,又正是那个年代反抗父权的先锋。而六爷一心维护的民间道义秩序,却又与现代社会经济地位决定的社会秩序格格不入,六爷是有秩序的反秩序者。这样的矛盾或者说变化,一方面是人物自身复杂性的体现,变化的本身也有一番苍凉的况味;同时又引出了重建秩序的时代变迁主题。而剧情的冲突点也就自然而然地集中在了前资本主义”纯真年代“的江湖道义,与现今权贵资本主义”礼崩乐坏“的不讲规矩之上。

这样的设定,摆明了就是一个老无所依的主题,背景又是在文化政治中心的帝都,也就巧妙地对时代变迁这一导演关注的主题做了很好的应答。当前半部分的戏份集中在老炮儿、话匣子、闷三爷、灯罩这样被时代抛弃的人身上时,戏剧张力充足加上细节用心,就显得非常好看。那个”三环十三郎“的贫嘴,真是水到渠成意味悠远的点睛之笔。

资讯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