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葡萄》是好莱坞的拿捏太保守还是香港的考量大度?

 2023-07-29 05:03:31 西瓜影视

《愤怒的葡萄》应该说塑造的群戏,然而每一个角色都有着闪光的亮点,他们构成了那个平民阶层的每一个侧面。

乔德蹲了四年监狱,所以他一直想安分守己,不再重蹈覆辙。可是社会却在一再挑战他的底线。全家人颠沛流离,爷爷死在路上,他愤愤不平:“似乎政府较关心死人,而忽略了活人。” 在流民营,他跟警察抗争,并为此惹火烧身,不得不再次踏上不归路。牧师凯西曾经劝他一起罢工,他为了个体的利益拒绝了,可是当凯西死后,他想通了,决定为了所有贫苦百姓的平等,团结起来抗议,改变现在的一切。“一个人的灵魂不只属于自己,它只是大灵魂的一小部分,属于每个人的大灵魂。”这一点都不像乔德说的话,他也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用主旋律一点的话讲就是“舍小家,为大家”,将痛苦推己及人,让乔德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尽管前路未知,却是朝阳满天。

牧师凯西虽然不是乔德家人,但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他的身上被斯坦贝克寄予了代表基督教的灵光。凯西从前的圣水非常充足,布道时都能把女孩迷得晕死过去。可是如今已经不行了,他甚至都放弃了继续做牧师的念头。到底是什么能让一个牧师背离上帝的意志呢?凯西曾说:“或许世上并无罪恶,也无善德,有的只是人的行为。” 他每天能和上帝交流,可是对于当下的人的疾苦,却并无法子解决,那还做牧师何用呢?后来他的觉醒超过了所有人的意料。在爷爷中风死后,他曾这样祷告:“此人活了一生,不久前死去,我不敢断言其一生善恶,这也无关紧要。诗人曾说:所有生命都是神圣的,我不只是为死去的老人祈祷,他已安息于地下,我要为活人祈祷,因为他们不知道何去何从,长眠地下的老人已经免了这个麻烦,他已了却一生责任。”为了给活人争取平等,他带头让大家一起罢工,不然资本家只会一再压低工资。然而,凯西在抗争中被打死了,但他的死唤起了更多人的觉醒,“他就像一盏明灯”,点亮了更多人前进的道路。牧师穷极一生,要做的也不过如此。

《愤怒的葡萄》是拍摄于1940年的黑白片。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影片里,没有曲折浪漫的爱情,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主人公一家在美国大萧条时期的漂泊遭遇和乐观信念却让感同身受,无法不被撼动。

农场青年Tom Joad在过失杀人的刑期期间获得假释,回乡探望家人,却发现满目创痍,风沙肆虐,土地也被银行拍卖给畜牧公司,农民们都被迫向西部转移以寻求生计。于是Joad一家老小十几口满怀希望挤在一辆破旧超载的卡车里开始了漫漫迁徙之途。他们从中部的俄克拉何马向西穿越沙漠,一路上受尽旅途的艰辛和贫穷的困窘,Tom的爷爷奶奶难以支撑先后去世,幸亏有坚韧智慧的母亲给予大家安慰和照料。

当全家终于到达加州的目的地时,却发现这里已经挤满了受广告吸引的中部破产农民,劳动力大大供过于求。在难民勉强暂时安身的营区里,和Joad一家同行的曾经的牧师Casy因为帮助被警察无理逮捕的人而被抓,Tom的妹婿也因失望抛下怀有身孕的妻子出走。

Joad一家在路上偶然得人指引来到一座果园工作,虽然暂时有了栖身之所和生活来源,但受到严密的盘查和监视。原来,果园一度因劳力过剩而下调薪水,工人们对此不满而罢工,从监狱里出来的Casy刚好是罢工的核心之一。Casy在保安的围捕中被活活打死,无辜受牵连的Tom也被打伤并通缉,此时果园也决定继续下调工钱,一家人不得不再次踏上旅途。几乎快走投无路时,他们到了一片与众不同的难民营区,这里实行社区自治,给每个人提供良好的生活和卫生条件,一家人终于找到一点久违的祥和快乐。然而社区却受到政府里左翼分子的仇视,时时受到被破坏的威胁。受Casy启发的Tom为使家人不因自己的记录遭受威胁,在夜色中告别母亲,一个人离开了。

经过短暂的调整,Joad一家又继续上路寻找生计了,虽然经历了失去亲人和尊严的打击,以母亲为代表的乐观精神和对希望的执著,正是所有人在动荡的社会里生生不息的原因。

看完这部电影会让人产生最大的疑问是:它跟葡萄有什么关系?片中唯一一次出现“葡萄”,仅仅是在乔德爷爷的憧憬当中,他希望全家人能在加州当上采果工,然而事与愿违,一家人除了在路上颠沛流离,并没有过上安稳的日子。

葡萄是什么?当年约翰·斯坦贝克写完《愤怒的葡萄》这本书之后,一直没有想到一个很适合的标题,恰好此时他的妻子卡罗尔·斯坦贝克提出用“愤怒的葡萄”来命名。在《圣经》当中,“葡萄”代表着耶稣的子民。耶稣曾经把自己看成是一颗葡萄树,而追随他的苦难的民众,则是葡萄树的枝叶。斯坦贝克是位虔诚的基督徒,尤其是对《圣经》的经典领悟十分深刻。在他的很多作品中,都流露出对基督教的崇敬。比如《伊甸园之东》《天国牧场》等等,均引经据典自《圣经》。而在《愤怒的葡萄》中,斯坦贝克用“葡萄”来象征那些无家可归的百姓,可谓再恰当不过了。

上世纪30年代,经历了两次工业革命的洗礼,让技术飞速进步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导致人力成本的过剩。大公司纷纷成立,失业的人反而越来越多。在俄克拉马州,大公司的推土机铲平了上百个家庭的房屋,许多在土地上生活了五六十年的农民,一夜之间成了“游魂”,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到远方寻找出路。

“葡萄”在《圣经》中还有一个象征,就是代表着丰饶和希望。曾经就是因为生长着葡萄,迦南才被摩西发现,成为人类的新大陆。斯坦贝克同样也用葡萄作为象征,将盛产葡萄的加利福尼亚当做这些农民的理想之地。以乔德一家为例,他们在传单上得知,加利福尼亚在招聘800名采果工,于是全家人便收拾好全部家当,坐上一部破车出发了。

资讯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