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慢综艺能呈现我们向往的生活吗?

 2024-03-18 07:59:03 西瓜影视

湖南卫视《中餐厅》刚以全国网十一连冠、超25亿播放量的收视成绩收官,《亲爱的客栈》无缝接档,与此同时,东方卫视、江苏卫视、浙江卫视也先后“安营扎寨”,形成“一家客栈、两栋旅社、三个院子、多处改造”的阵势。慢综艺的制作团队一边栩栩如生地给大众编织着说走就走、世外桃源、无人干涉的梦,另一方面也坦诚时机、竞争与利益的重要。《中餐厅》导演王恬认为,“任何一次潮流中,同类型的电视节目往往只能容下前2位,而且往往是第一位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收视和制高点的口碑。”确实,慢综艺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纯真脸,尤其是正在成为风口的生活观察类慢综艺:山脚海边才是向往的生活,没有刻意的脚本,可以随性、允许平淡,人与人的关系回到合作与分享,争分夺秒的精英竞争观念被文火慢炖的田园太极取代……这样的慢综艺无疑是治愈的,但也是被制作团队包装出来的概念,事实上,无论是参与录制的嘉宾,或是制作团队、招商宣传,没有谁真的慢下来了。

明星褪去光环回归现实生活,在不被干预的纪实镜头下,展现类似于普通人的真实一面。不管是在郊区还是在海岛,两档节目做菜招待客人的流程其实是一样的。不管是《向往的生活》还是《中餐厅》,形成收视习惯之后,节目本身、当中的人物表现就成为了讨论的重点。《中餐厅》中赵薇黄晓明的日常互怼、张亮的厨艺似乎都成为了比节目源头更值得讨论的话题。当其他卫视还在问“你的梦想是什么”或者玩命奔跑的时候,芒果台已经察觉了大众情绪的新变化,和市场的新趋势。从《向往的生活》到《花儿与少年3》再到《中餐厅》,湖南卫视在2017年已经走出了一条“慢综艺”制作捷径。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到底要如何呈现的“慢”而有味,《中餐厅》开了个80分的头,还要看后续端出的菜味道如何。

从《爸爸回来了》、《偶像来了》弱化竞争、放大观察的慢综艺尝试,到《我们15个》、《花儿与少年3》去脚本化暴露出“流水账”的致命问题,再到《向往的生活》、《中餐厅》、《亲爱的客栈》等,可以看到慢综艺叙事首先学会了控制体量,在有限的空间和人物关系内“平铺直叙”,然而,慢综艺的标签“人情味”目前仍更依赖于后期花字与动画的粘贴,依然没能实现内在逻辑的服帖。“快综艺和慢综艺都是一个大综艺的形态,慢综艺并不是一个新的节目类型,只是综艺节目的另外一种表达方式,是一种新的制作理念。”知名电视人夏青明确认为慢综艺不等于纪录片,平铺直叙不代表没有情感递进与生活节奏。‍‍

之前国内荧屏比较成功的一档节目是《向往的生活》。早前,广电总局下达了真人秀节目“有意思,也要有意义”的通知后,各台的综艺节目都在寻找一个平衡点。为此,湖南卫视播出了《向往的生活》,虽定位为生活服务纪实节目,但不乏笑点和趣味性,用一种回归生活本真的方式诠释出了一股综艺界的清流,在有意思和有意义之间找到了平衡点。《向往的生活》在一个远离城市的地方,圈出一块空地,搭造出一个虽不算华丽却十分幽静的“世外桃源”,黄磊、何炅、刘宪华作为“主人”欢迎来客。而《中餐馆》是赵薇、黄晓明等人开启了一家中餐厅,亲自买菜做饭招呼客人,跟《向往的生活》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很长一段时间,以任务为主线、突出竞争的户外真人秀如《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等称霸荧屏,这类节目拥有着紧张的竞技感、鲜明的任务主线。内容进度快,剪辑干净利索,后期笑点密集。直到今年,《向往的生活》、《见字如面》、《朗读者》等“慢综艺”才开始抬头,营造一方天地。与快综艺体现竞技感、集中笑点的制作理念不同,慢综艺没有人为设置的游戏和任务,也不强调人设,而是设置好大框架,让明星“自己玩”。当户外真人秀显现疲态、综N代后劲不足时,一些没有复杂规则,节目形式简单的“慢综艺”如清流般,在综艺市场走红。

现下,仍在摸索叙事方式的慢综艺不免让人察觉其内容的空洞。真实与无聊只是一线之隔,核心问题在于该如何权衡记录与创作。相对而言,以《奔跑吧》、《快乐男声》等为代表的快综艺在叙事方面几乎是重塑性创作:编剧安排侧重角色性格、以紧张晋级的游戏规则推动情节发展,同时搭建明确的胜负优劣评价体系。冲突性和节奏感保证了快综艺的“好看”,而慢综艺所追求的“回味空间”恰是放弃了快综艺的叙事方式:节目整体框架成型后,最大程度放任角色关系自由发展,以记录的手法还原人与人、人与空间、人与时间的互动。‍‍

资讯推荐